当前位置: 速途网 > 互联网 > 财经

澳门银河网上娱乐


作者: 翟子瑶 澳门银河网上娱乐平台: 盎司财经  2018年08月29日17:37  来源: 速途网 我要评论(0)

人物 | 王长田与光线传媒的二十年里:转型、上市、爆款,他都做到了
今年,光线传媒20年,王长田53岁。

从媒体离开后创业,王长田依然把自己定位为媒体人。他做光线传媒的理想也是做成中国的新闻媒体集团。王长田认为,做记者带给他的影响是具有社会责任感,他做光线传媒为了是推动中国娱乐新闻事业的发展。

这也许跟他当年在复旦新闻系所在的班级有关。

他当年所在的复旦新闻系“8413”班,在复旦校园里颇为传奇。从这个班里走出来的,除了王长田,还有解放日报总编辑裘新、品牌策划人李光斗、新华社知名记者刘非小、南方都市报总编辑曹柯、新浪董事长兼CEO曹国伟。

二十年前,2000前后跨越千禧年的几年里,诞生了 阿里、新浪、网易等几大互联网公司。

除了这几个被载入互联网史册的几大互联网公司外,还有派格太合、欢乐、唐龙,这四家公司在当时被业界成为“民营四公子”。其他三家曾经如超新星公司般熠熠闪耀,现在却黯然离场无人问津。

王长田的完美主义与狼性的光线传媒


瞬息万变的环境,为那些有能力且有志于创新的人创造了无可估量的机遇。

王长田离开媒体离开体制的时候,传统媒体还在黄金时期,并没有太多媒体人出来创业。不安于现状的王长田在1998年成立了光线传媒。

就像王长田最喜欢的一首诗中描述的那样:
我选择了另外的一条,天经地义,
也许更为诱人,
因为它充满荆棘,需要开拓;
                                 ——罗伯特•弗罗斯特《未选择的路》

人物 | 王长田与光线传媒的二十年里:转型、上市、爆款,他都做到了

一位因为离开北京,离开光线传媒的光线前员工说,光线传媒是一个狼性的公司。在光线传媒工作成长得很快。即使离开了光线,他依旧经常想起在光线传媒靠红牛撑起的熬夜做节目的日子。

一本印有光线传媒字样的笔记本他还时常带在身边,他说,在光线传媒经过历练之后,后来工作中碰到的坎儿都不是事儿。

王长田也承认他自己是个完美主义者。王长田曾说过:“我很难容忍产品、业务、员工的缺陷,我总是希望能够改进这个东西。我的要求较高,员工也知道我有较高要求,他们也清楚,我想这个标准也是我们区别于其他公司的一个很重要的方面,我们标准更高。最后公司的成功往往取决于公司的标准,以及实现这个标准的能力。”

在王长田看来,只要公司有好的商业模式,制定了很高的标准,公司就能形成可持续发展。

创办光线传媒,王长田的理想是做成中国的新闻媒体集团,他希望做中国的默多克,就像创业多年后的王长田,依然把自己定位为媒体人。

在今年的年会上, 王长田送给公司一句话:“内容只有头部,你只有优秀。”王长田不仅对公司要求高,对员工同样如此。

王长田曾多次在投资者沟通会上表示,未来中国电影产业也将形成“好莱坞六大”。 而中国的“六大” 将会出现在两个领域,一部分是以光线为代表的传统电影公司,另一部分是以猫眼、阿里、腾讯为代表的互联网电影公司,彼此各有优势。

因此,公司对猫眼的规划一方面不会局限于上市公司的一个部门,而希望“猫眼是做中国电影产业的猫眼”。猫眼的业务也不会停留于在线票务业务。未来,猫眼可能作为一个互联网平台,与电影行业的各环节深度融合,成为独立的全产业链电影公司。

猫眼正在谋求独立上市,此时距离光线传媒收购猫眼已经两年了。

  • 2012年,美团成立了美团电影,2013年更名为猫眼电影,后来帮助电影《心花路放》做全国规模的电影预售,该片成为猫眼作为联合出品方的首部电影。

  • 2016年,猫眼电影正式独立运营,后来被光线传媒和光线控股收购。

  • 根据2017年9月21日光线传媒以及腾讯新闻,猫眼与微影合并成立新猫微影,本次合并以猫眼为主体,微影时代将电影票务、演出业务以及香港资产合并注入新公司,原微影将专注于影视投资制作发行和体育业务,并保持与新公司的战略合作。

收购猫眼对于光线传媒来说,刚好弥补了光线传媒作为传统电影公司的互联网基因。然而,仅仅赋予做一家具有互联网基因的电影公司远不能满足王长田的要求。

《皮克斯:创新公司的启示》中提到:“掘金的诱惑召唤着头脑聪颖、野心勃勃的人才,而竞争和风险也接踵而至。老旧的商业模式不断经历颠覆性的改变。”

2015 年 10 月 25 日,光线传媒成立彩条屋影业,并通过彩条屋投资了 10 余家动漫公司。

2017 年年初,光线传媒董事长透露,目前彩条屋投资的动画公司大概有 18 家,横跨三 维动画、二维动画、漫画、澳门银河网上娱乐、国外版权等,从 IP 源头到作品创作制作再到周边衍生品 的开发。彩条屋未来的规划将着重于五大类型:国漫风、合家欢、影游跨界、真人奇幻和 网络院线电影。

在公司投资的动漫公司中,有的产品刚开始释放,更多的作品尚在制作中。 公司储备的动画电影项目包括十月文化的大圣系列、《大鱼海棠》第二部、《深海》等,储备的项目或将在 2019、2020 年集中上映。与此同时,公司在《投资者关系记录表》中披露, 未来的目标是动画电影占国内电影总票房的 15%,而光线参与的作品希望占到国产动画电影 票房的 70%以上。

彩条屋的未来发展,王长田有着较高的期待,他曾在公开场合表示,“我的梦想是拥有一个中国皮克斯集团,占据中国最好的动漫内容的半壁江山”。

王长田,是一个完美主义的文人

像极了《皮克斯:创新公司的启示》中所说:“不要将目标与方法混淆。我们应该坚持不懈、不遗余力地通过优化、简化、及提高效率等方式努力改进我们的工作方式,但这并非我们的目标。打造出优秀的产品才是我们的目标。”


热情而保守的王长田与保守的电影投资


从2006年初涉电影业务前六年的时间里,光线传媒在电影上投资相对保守,也缺乏比较出名的代表作,这也一直困扰着王长田。

每次决定投拍某部影视剧等投资决策时,王长田总要亲自做预算、评估风险,到了影片拍得快结束时也会亲自观看影片给出意见,以及影片该如何。

“我是一个比较冷静的人,尽管我的表现有时候不一定冷静,我总是试图寻找事务内在的逻辑,按照事务的逻辑思考发展方向,建立业务结构,这一点上我比一般经营者想得更多,包括商业模式的建立,也会想得更多。”王长田说。

最近最受关注的电影莫过于《我不是药神》,这部投资不足一亿的电影,目前已经有将近30亿的票房。赢得最大光环的也非徐峥莫属,虽然这次导演不是徐峥,但作为影片的灵魂人物,《我不是药神》又一次被称作徐峥的作品。

人物 | 王长田与光线传媒的二十年里:转型、上市、爆款,他都做到了

发现徐峥的伯乐,正是王长田。

王长田与徐峥的第一次合作源于《泰囧》。徐峥也曾在采访中说:“《泰囧》的票房奇迹,是因为天时、地利、人和。剧本、环境、档期、对手等各种因素影响。”

徐峥认为,一部电影最核心的东西就是故事。他说服王长田的,正是他有一个好故事。

“我给王总讲了一个好的故事,当然我也曾给其他人讲过。”徐峥表示,选择投资人就是看谁爱这个故事,他觉得王长田是发自内心喜欢这个故事。“他的出发点是基于情感的东西,我觉得这一点特别重要。”

回忆当年《泰囧》做出的成绩,《泰囧》制作成本在2500——3000万元,几乎与制作费用齐平。最终泰囧实现分账票房11.4亿元,光线分账比例为43%,收益为4.33亿元。2012年上映的《泰囧》,成为首部票房超过十亿的国产电影。自上映起,拉动公司股价迅速上升。

王长曾经讲过一个小故事:《泰囧》票房大卖时,徐峥给王长田发过一个短信,说相信正能量。后来王长田忽然有点感慨,就给徐峥发了个短信,说:“好像我们真的在创造历史,来的有点措手不及啊,能与你合作真是幸运。”徐峥回复说:“王总,好像已经不是好像了,我非常感谢光线对我的信任,只要我们保持平常心,输出正能量就不会输的,一起加油!”

人物 | 王长田与光线传媒的二十年里:转型、上市、爆款,他都做到了

从先前的投资香港影片转向大陆导演的作品,且主要为新晋导演的小投资电影。王长田在接受理财周报记者采访时透露,《泰囧》的制作成本不超过3000万元人民币。谈及《泰囧》之后带来的改变,王长田认为,并没有太大改变,如果说改变,那就是坚定了自己走商业类型片路线。当然,《泰囧》成功后,也带来了很多业务,很多人找上门要求在电影制片以及发行上进行合作。

《泰囧》的成功,也让光线传媒也更加明确了自己的电影投资思路。

2012年光线传媒共投资、制作、发行12部电影,全年实现票房约16.1亿元,约占全国国产片票房总收入20%,公司发行的国产影片数量和票房收入进入行业前二。公司电视剧业务收入占比从2011年的39.9%快速增长至62.38%,收入同比增长131.53%;毛利率也由2011年的24.6%猛增至20112年的43.94%。

2013年,光线传媒在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中国合伙人》中大获丰收,票房短期破亿,光线传媒股价一度飙升至28.65元/股,市值达到145.07亿元人民币,跻身中国电影第一军团。

人物 | 王长田与光线传媒的二十年里:转型、上市、爆款,他都做到了

王长田认为,大部分的爆款是可以预测的,从题材、故事人物、导演、演员、市场竞争的状况、档期、点等多方面因素,可以提前做出分析。基于独特的分析方法,光线传媒可以成功的判断出一部影片的大致水平。“当然也有意外,冷门黑马、爆款不叫座的情况,都曾经出现过,只是概率比较小。”

2014年,王长田以23亿元净资产进入“福布斯华人富豪榜”,排名第109位。

近年来,明星资本化公司越来越多,华谊兄弟、暴风集团、万家文化等上市公司,买下明星旗下的空壳公司,将明星收益资本化,这无疑是监管部门打击的重点。

而光线在“明星资本化”方面原本就没有任何动作。与别家相比,光线传媒会培养出身演员的人做导演,投资新晋导演,邓超、王宝强、苏有朋……一系列的演员纷纷与光线成功合作,屡试不爽,均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同时光线传媒自己培养制片人,将原有的宣传,发行,策划等方面的工作人员,都遴选抽调成为制片人。

对于光线传媒的艺人与员工,王长田也有着他自己的原则,他曾在采访中表示:

“我不否认光线这么多年给娱乐业带来的客观影响,我们本可以利用这些影响去做一些更激进的事情,但我们恪守一个道德,没有这样做。

我规定所有员工不许进夜店,尤其不许陪客户进夜店,不需陪客户喝酒,除非员工自己喜欢喝;我从来不带主持人或艺人见客户。关系根本不是生意,生意就是生意。如果帮不到别人,光靠关系是没用的。现在的大家多数都是私营企业,你能不能帮到我,帮到我多少,大家在心里都是有一个客观的考量。”


就像牛文文曾经评价王长田的那样::“耐得寂寞,身在秀场,鲜见秀场。长田这劲头,不容易学啊!”

王长田的预判与光线的转型


王长田,被称为中国娱乐新闻“教父”,《南方周末》对他的评价是:“不是过去文化人的最高赞誉‘精英’这个概念所能概括的。”

“那天早上,有两条路,相差无几。都埋在还没有踏上脚印的落叶底下,而我,选择了一条更少人迹的路,于是带来了完全不同的另一番景象。”

王长田喜欢用美国诗人罗伯特•弗罗斯特的一首诗《未选择的路》来表达他转型的原因。

在媒体时代的黄金时期,那时候还没有太多媒体人创业,王长田选择了跳出体制,创办光线传媒。

 体制内10年的工作经历,让王长田对电视台运作弊端看得一清二楚。他认为,娱乐资讯是一个非常巨大的市场,但在国内又是一片空白。王长田考察了美国和香港的娱乐业,发现娱乐节目都是综合性电视台的重头戏,甚至有专门的娱乐频道。

40岁前,王长田读遍了西方传媒链上所有大鳄的传记,多多少少找到一些梦想起航的感觉,一度非常推崇维亚康姆集团的雷石东。

40岁后,王长田不再读这些,中国的传媒娱乐产业,与西方有着太多不同,自己的路要自己去走。无论是在电视业务、电影业务还是网生内容上,王长田均顺应中国的文娱环境和发展趋势,做出了他应有的布局。


王长田自己的转型源于他对整个行业和对自己的预判,同时也在带动着光线传媒一次次转型。作为一个新闻系专业出身的媒体人,王长田无论是对内容还是对媒体行业都有着更强的敏感度。

新闻系毕业后做记者的他走了一条常规路线,后来赶在横跨千禧年的时候创业,发展中的光线传媒从创立到上市再到上市之后的不断转型,每一步都在顺应社会潮流,文娱发展的趋势。用几组略显枯燥的数字来表示:

光线传媒在1999年以电视栏目制作起家,直到上市前,栏目制作与业务都为公司最主要的收入来源。2008年至2011年,栏目制作与收入都为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

据《广发证券》研报:2008年至2011年,栏目制作与收入分别为1.82、2.31、2.73、3.46亿元,占公司总营收比例平均为58.84% 。

公司上市后,改板块业务收入占比跌至35%左右,2015年更降至5.86%,2016年公司彻底解散电视事业部,取消了大部分电视栏目的制作。 

与此同时,电影业务去掉栏目制作业务的地位,收入占比达50%以上,2015、2016年电影业务营收占比更达86.05%、71.29%。这一转变的背后是公司给予行业趋势和自身优势做出的转型决策。

很多人喜欢回忆过去,但王长田却例外。在光线传媒十周年的时候,王长田公开表示:

“过去的已经过去,我只眼观未来。我觉得离成功还早着呢。这个行业还刚刚开始,国际上最大的传媒娱乐新闻集团的收入是500亿美金,相当于3500亿人民币,是我们几百倍。跟人家比差太远了,但是,中国的市场毫无疑问也会成长出民营的巨型传媒娱乐公司。”王长田笑言。

无论是电视业务还是电影业务,王长田都以他对文娱环境的判断,与光线传媒一起进行了几次重要的转型。

01
成立彩条屋,做中国的皮克斯

人物 | 王长田与光线传媒的二十年里:转型、上市、爆款,他都做到了
中国的动画电影起步较晚,但近年来发展迅速。这个机会,被光线传媒抓到了。 在国产动画电影几乎空白的时候发力布局。

在《中国动画电影发展报告》数据中显示:2014年——2016年,我国上映的中外动画电影分别为51部、57部、62部,票房产出达30亿、44亿、70亿,2015年到2016年的快速增长,主要源于好莱坞动漫电影《疯狂动画城》、《功夫熊猫》单片分别达到15.3亿源和10亿元票房。 同时《你的名字》、《愤怒的小鸟》和国产电影《大鱼海棠》也分别取得了5亿票房。可以看出,在整体银幕数、票房规模趋于稳定的情况下,动画电影、尤其国产动画电影这一细分门类由于相对起步较晚,市场远未饱和。

早在我国动画电影票房占比不足5%时,光线便抢占先机,发力布局。目前,投资超过20家动画公司。

此外,光线传媒还试水网络动画电影,2017年8月11日,爱奇艺推出首部网络动画电影《星游记只风暴法米拉》,由全擎娱乐、彩条屋影业、光线影业、映美传媒联合出品。光线传媒希望能够借此打开动画电影网络播出的新空间;此外,光线传媒还有《星海镖师》、《昨日晴空》、《星游记》等项目计划通过网络院线播出。

在光线投资的动漫公司中,有的产品刚开始释放,更多的作品尚在制作中。 公司储备的动画电影项目包括十月文化的大圣系列、《大鱼海棠》第二部、《深海》等,储备 的项目或将在 2019、2020 年集中上映。与此同时,公司在《投资者关系记录表》中披露, 未来的目标是动画电影占国内电影总票房的 15%,而光线参与的作品希望占到国产动画电影 票房的 70%以上。

对于国产动画电影的布局源于王长田的市场预判,来源于王长田敏感的行做业嗅觉,另外,从电视剧转向电影,王长田的决定也是做出了明确的决定。

02
抓住制播分离的机会,培养新人

光线传媒自2000年起涉足电视剧业务,但并未在电视剧上投入过多资源。上市前小规模尝试电影制作,上市后由制作转向参投发行,电视剧业务平均收入在10%以下。制播分离开始实行之后,光线传媒抓住了更多制作综艺节目的机会。

从行业看,电视剧行业开放较晚,国有机构势力强大。广电总局于2004年才首次明确提出制播分离改革;2009年正式下发《关于认真做好广播电视制播分离改革的意见》。2004年后,监管政策的放松给了更多民营机构机会。除了电视剧之外,也给了光线传媒更多电视综艺节目制作与电视台合作播出的机会,也捧红了柳岩、谢楠等艺人。

2012年左右,王长田及时认识到,电视市场开始走下坡路,而公司当时已经做了9年的影视业务,在电影业务的支撑下,光线传媒逐渐停掉了所有的电视业务,主营重心转向了电影。过去五年,文化传媒行业发展快速,光线传媒恰逢其时,凭借上市及增发,拿到了约40亿元的募资,驶上了快车道。

“我个人有一个判断,从今年开始,到未来的两三年中,会是中国新一代艺人的崛起时间。而过了未来2、3年之后,可能就会有非常长的一个寂静期”,”这是王长田在2016年说过的话。

两年前, 还没有像今天这样扎堆的网综让人眼花缭乱。随着网生内容的迅速发展,新生流量艺人有了更多的曝光渠道和机会,凭借一次比赛或者一部剧便有迅速走红的可能。

最明显就是当年赵薇、周迅、陈坤、黄晓明起来的时候,他们占据娱乐界非常长的时间,他们占据那段时间,没有什么新人涌现。而到去年开 始,新人涌现这说明新的改朝换代时间已经到了。

为了抓住这个“改朝换代”的时机,一向不吝启用新人的光线,也将在未来加大新人导演及演员培养的投入。在光线即将上映及开拍的影片中,新导演的处女作大概是12部,在总计的31部作品里面,占比超过三分之一。

为什么要培养新人?

王长田说,“自己非常大的一个痛苦就是找不到合适的导演。中国电影行业大概缺200个导演。

怎么算的呢?一年大概有300部影片上院线,这些电影要求的导演也是比较成熟的导演。如果以每年平均拍一部影片的高效率来工作,一年就需要300个相对成熟的导演。但是我在整个行业内看了一遍,市场大概能用的导演差不多只有100个左右,光线能合作的可能只有五六十个,你就知道这里面缺口有多大。”

03
发展网生内容,孵化IP

今年,光线传媒20年,王长田53岁。

从媒体离开后创业,王长田依然把自己定位为媒体人。他做光线传媒的理想也是做成中国的新闻媒体集团。王长田认为,做记者带给他的影响是具有社会责任感,他做光线传媒为了是推动中国娱乐新闻事业的发展。

这也许跟他当年在复旦新闻系所在的班级有关。

他当年所在的复旦新闻系“8413”班,在复旦校园里颇为传奇。从这个班里走出来的,除了王长田,还有解放日报总编辑裘新、品牌策划人李光斗、新华社知名记者刘非小、南方都市报总编辑曹柯、新浪董事长兼CEO曹国伟。

二十年前,2000前后跨越千禧年的几年里,诞生了 阿里、新浪、网易等几大互联网公司。

除了这几个被载入互联网史册的几大互联网公司外,还有派格太合、欢乐、唐龙,这四家公司在当时被业界成为“民营四公子”。其他三家曾经如超新星公司般熠熠闪耀,现在却黯然离场无人问津。

王长田的完美主义与狼性的光线传媒


瞬息万变的环境,为那些有能力且有志于创新的人创造了无可估量的机遇。

王长田离开媒体离开体制的时候,传统媒体还在黄金时期,并没有太多媒体人出来创业。不安于现状的王长田在1998年成立了光线传媒。

就像王长田最喜欢的一首诗中描述的那样:
我选择了另外的一条,天经地义,
也许更为诱人,
因为它充满荆棘,需要开拓;
                                 ——罗伯特•弗罗斯特《未选择的路》

人物 | 王长田与光线传媒的二十年里:转型、上市、爆款,他都做到了

一位因为离开北京,离开光线传媒的光线前员工说,光线传媒是一个狼性的公司。在光线传媒工作成长得很快。即使离开了光线,他依旧经常想起在光线传媒靠红牛撑起的熬夜做节目的日子。

一本印有光线传媒字样的笔记本他还时常带在身边,他说,在光线传媒经过历练之后,后来工作中碰到的坎儿都不是事儿。

王长田也承认他自己是个完美主义者。王长田曾说过:“我很难容忍产品、业务、员工的缺陷,我总是希望能够改进这个东西。我的要求较高,员工也知道我有较高要求,他们也清楚,我想这个标准也是我们区别于其他公司的一个很重要的方面,我们标准更高。最后公司的成功往往取决于公司的标准,以及实现这个标准的能力。”

在王长田看来,只要公司有好的商业模式,制定了很高的标准,公司就能形成可持续发展。

创办光线传媒,王长田的理想是做成中国的新闻媒体集团,他希望做中国的默多克,就像创业多年后的王长田,依然把自己定位为媒体人。

在今年的年会上, 王长田送给公司一句话:“内容只有头部,你只有优秀。”王长田不仅对公司要求高,对员工同样如此。

王长田曾多次在投资者沟通会上表示,未来中国电影产业也将形成“好莱坞六大”。 而中国的“六大” 将会出现在两个领域,一部分是以光线为代表的传统电影公司,另一部分是以猫眼、阿里、腾讯为代表的互联网电影公司,彼此各有优势。

因此,公司对猫眼的规划一方面不会局限于上市公司的一个部门,而希望“猫眼是做中国电影产业的猫眼”。猫眼的业务也不会停留于在线票务业务。未来,猫眼可能作为一个互联网平台,与电影行业的各环节深度融合,成为独立的全产业链电影公司。

猫眼正在谋求独立上市,此时距离光线传媒收购猫眼已经两年了。

  • 2012年,美团成立了美团电影,2013年更名为猫眼电影,后来帮助电影《心花路放》做全国规模的电影预售,该片成为猫眼作为联合出品方的首部电影。

  • 2016年,猫眼电影正式独立运营,后来被光线传媒和光线控股收购。

  • 根据2017年9月21日光线传媒以及腾讯新闻,猫眼与微影合并成立新猫微影,本次合并以猫眼为主体,微影时代将电影票务、演出业务以及香港资产合并注入新公司,原微影将专注于影视投资制作发行和体育业务,并保持与新公司的战略合作。

收购猫眼对于光线传媒来说,刚好弥补了光线传媒作为传统电影公司的互联网基因。然而,仅仅赋予做一家具有互联网基因的电影公司远不能满足王长田的要求。

《皮克斯:创新公司的启示》中提到:“掘金的诱惑召唤着头脑聪颖、野心勃勃的人才,而竞争和风险也接踵而至。老旧的商业模式不断经历颠覆性的改变。”

2015 年 10 月 25 日,光线传媒成立彩条屋影业,并通过彩条屋投资了 10 余家动漫公司。

2017 年年初,光线传媒董事长透露,目前彩条屋投资的动画公司大概有 18 家,横跨三 维动画、二维动画、漫画、澳门银河网上娱乐、国外版权等,从 IP 源头到作品创作制作再到周边衍生品 的开发。彩条屋未来的规划将着重于五大类型:国漫风、合家欢、影游跨界、真人奇幻和 网络院线电影。

在公司投资的动漫公司中,有的产品刚开始释放,更多的作品尚在制作中。 公司储备的动画电影项目包括十月文化的大圣系列、《大鱼海棠》第二部、《深海》等,储备的项目或将在 2019、2020 年集中上映。与此同时,公司在《投资者关系记录表》中披露, 未来的目标是动画电影占国内电影总票房的 15%,而光线参与的作品希望占到国产动画电影 票房的 70%以上。

彩条屋的未来发展,王长田有着较高的期待,他曾在公开场合表示,“我的梦想是拥有一个中国皮克斯集团,占据中国最好的动漫内容的半壁江山”。

王长田,是一个完美主义的文人

像极了《皮克斯:创新公司的启示》中所说:“不要将目标与方法混淆。我们应该坚持不懈、不遗余力地通过优化、简化、及提高效率等方式努力改进我们的工作方式,但这并非我们的目标。打造出优秀的产品才是我们的目标。”


热情而保守的王长田与保守的电影投资


从2006年初涉电影业务前六年的时间里,光线传媒在电影上投资相对保守,也缺乏比较出名的代表作,这也一直困扰着王长田。

每次决定投拍某部影视剧等投资决策时,王长田总要亲自做预算、评估风险,到了影片拍得快结束时也会亲自观看影片给出意见,以及影片该如何。

“我是一个比较冷静的人,尽管我的表现有时候不一定冷静,我总是试图寻找事务内在的逻辑,按照事务的逻辑思考发展方向,建立业务结构,这一点上我比一般经营者想得更多,包括商业模式的建立,也会想得更多。”王长田说。

最近最受关注的电影莫过于《我不是药神》,这部投资不足一亿的电影,目前已经有将近30亿的票房。赢得最大光环的也非徐峥莫属,虽然这次导演不是徐峥,但作为影片的灵魂人物,《我不是药神》又一次被称作徐峥的作品。

人物 | 王长田与光线传媒的二十年里:转型、上市、爆款,他都做到了

发现徐峥的伯乐,正是王长田。

王长田与徐峥的第一次合作源于《泰囧》。徐峥也曾在采访中说:“《泰囧》的票房奇迹,是因为天时、地利、人和。剧本、环境、档期、对手等各种因素影响。”

徐峥认为,一部电影最核心的东西就是故事。他说服王长田的,正是他有一个好故事。

“我给王总讲了一个好的故事,当然我也曾给其他人讲过。”徐峥表示,选择投资人就是看谁爱这个故事,他觉得王长田是发自内心喜欢这个故事。“他的出发点是基于情感的东西,我觉得这一点特别重要。”

回忆当年《泰囧》做出的成绩,《泰囧》制作成本在2500——3000万元,几乎与制作费用齐平。最终泰囧实现分账票房11.4亿元,光线分账比例为43%,收益为4.33亿元。2012年上映的《泰囧》,成为首部票房超过十亿的国产电影。自上映起,拉动公司股价迅速上升。

王长曾经讲过一个小故事:《泰囧》票房大卖时,徐峥给王长田发过一个短信,说相信正能量。后来王长田忽然有点感慨,就给徐峥发了个短信,说:“好像我们真的在创造历史,来的有点措手不及啊,能与你合作真是幸运。”徐峥回复说:“王总,好像已经不是好像了,我非常感谢光线对我的信任,只要我们保持平常心,输出正能量就不会输的,一起加油!”

人物 | 王长田与光线传媒的二十年里:转型、上市、爆款,他都做到了

从先前的投资香港影片转向大陆导演的作品,且主要为新晋导演的小投资电影。王长田在接受理财周报记者采访时透露,《泰囧》的制作成本不超过3000万元人民币。谈及《泰囧》之后带来的改变,王长田认为,并没有太大改变,如果说改变,那就是坚定了自己走商业类型片路线。当然,《泰囧》成功后,也带来了很多业务,很多人找上门要求在电影制片以及发行上进行合作。

《泰囧》的成功,也让光线传媒也更加明确了自己的电影投资思路。

2012年光线传媒共投资、制作、发行12部电影,全年实现票房约16.1亿元,约占全国国产片票房总收入20%,公司发行的国产影片数量和票房收入进入行业前二。公司电视剧业务收入占比从2011年的39.9%快速增长至62.38%,收入同比增长131.53%;毛利率也由2011年的24.6%猛增至20112年的43.94%。

2013年,光线传媒在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中国合伙人》中大获丰收,票房短期破亿,光线传媒股价一度飙升至28.65元/股,市值达到145.07亿元人民币,跻身中国电影第一军团。

人物 | 王长田与光线传媒的二十年里:转型、上市、爆款,他都做到了

王长田认为,大部分的爆款是可以预测的,从题材、故事人物、导演、演员、市场竞争的状况、档期、点等多方面因素,可以提前做出分析。基于独特的分析方法,光线传媒可以成功的判断出一部影片的大致水平。“当然也有意外,冷门黑马、爆款不叫座的情况,都曾经出现过,只是概率比较小。”

2014年,王长田以23亿元净资产进入“福布斯华人富豪榜”,排名第109位。

近年来,明星资本化公司越来越多,华谊兄弟、暴风集团、万家文化等上市公司,买下明星旗下的空壳公司,将明星收益资本化,这无疑是监管部门打击的重点。

而光线在“明星资本化”方面原本就没有任何动作。与别家相比,光线传媒会培养出身演员的人做导演,投资新晋导演,邓超、王宝强、苏有朋……一系列的演员纷纷与光线成功合作,屡试不爽,均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同时光线传媒自己培养制片人,将原有的宣传,发行,策划等方面的工作人员,都遴选抽调成为制片人。

对于光线传媒的艺人与员工,王长田也有着他自己的原则,他曾在采访中表示:

“我不否认光线这么多年给娱乐业带来的客观影响,我们本可以利用这些影响去做一些更激进的事情,但我们恪守一个道德,没有这样做。

我规定所有员工不许进夜店,尤其不许陪客户进夜店,不需陪客户喝酒,除非员工自己喜欢喝;我从来不带主持人或艺人见客户。关系根本不是生意,生意就是生意。如果帮不到别人,光靠关系是没用的。现在的大家多数都是私营企业,你能不能帮到我,帮到我多少,大家在心里都是有一个客观的考量。”


就像牛文文曾经评价王长田的那样::“耐得寂寞,身在秀场,鲜见秀场。长田这劲头,不容易学啊!”

王长田的预判与光线的转型


王长田,被称为中国娱乐新闻“教父”,《南方周末》对他的评价是:“不是过去文化人的最高赞誉‘精英’这个概念所能概括的。”

“那天早上,有两条路,相差无几。都埋在还没有踏上脚印的落叶底下,而我,选择了一条更少人迹的路,于是带来了完全不同的另一番景象。”

王长田喜欢用美国诗人罗伯特•弗罗斯特的一首诗《未选择的路》来表达他转型的原因。

在媒体时代的黄金时期,那时候还没有太多媒体人创业,王长田选择了跳出体制,创办光线传媒。

 体制内10年的工作经历,让王长田对电视台运作弊端看得一清二楚。他认为,娱乐资讯是一个非常巨大的市场,但在国内又是一片空白。王长田考察了美国和香港的娱乐业,发现娱乐节目都是综合性电视台的重头戏,甚至有专门的娱乐频道。

40岁前,王长田读遍了西方传媒链上所有大鳄的传记,多多少少找到一些梦想起航的感觉,一度非常推崇维亚康姆集团的雷石东。

40岁后,王长田不再读这些,中国的传媒娱乐产业,与西方有着太多不同,自己的路要自己去走。无论是在电视业务、电影业务还是网生内容上,王长田均顺应中国的文娱环境和发展趋势,做出了他应有的布局。


王长田自己的转型源于他对整个行业和对自己的预判,同时也在带动着光线传媒一次次转型。作为一个新闻系专业出身的媒体人,王长田无论是对内容还是对媒体行业都有着更强的敏感度。

新闻系毕业后做记者的他走了一条常规路线,后来赶在横跨千禧年的时候创业,发展中的光线传媒从创立到上市再到上市之后的不断转型,每一步都在顺应社会潮流,文娱发展的趋势。用几组略显枯燥的数字来表示:

光线传媒在1999年以电视栏目制作起家,直到上市前,栏目制作与业务都为公司最主要的收入来源。2008年至2011年,栏目制作与收入都为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

据《广发证券》研报:2008年至2011年,栏目制作与收入分别为1.82、2.31、2.73、3.46亿元,占公司总营收比例平均为58.84% 。

公司上市后,改板块业务收入占比跌至35%左右,2015年更降至5.86%,2016年公司彻底解散电视事业部,取消了大部分电视栏目的制作。 

与此同时,电影业务去掉栏目制作业务的地位,收入占比达50%以上,2015、2016年电影业务营收占比更达86.05%、71.29%。这一转变的背后是公司给予行业趋势和自身优势做出的转型决策。

很多人喜欢回忆过去,但王长田却例外。在光线传媒十周年的时候,王长田公开表示:

“过去的已经过去,我只眼观未来。我觉得离成功还早着呢。这个行业还刚刚开始,国际上最大的传媒娱乐新闻集团的收入是500亿美金,相当于3500亿人民币,是我们几百倍。跟人家比差太远了,但是,中国的市场毫无疑问也会成长出民营的巨型传媒娱乐公司。”王长田笑言。

无论是电视业务还是电影业务,王长田都以他对文娱环境的判断,与光线传媒一起进行了几次重要的转型。

01
成立彩条屋,做中国的皮克斯

人物 | 王长田与光线传媒的二十年里:转型、上市、爆款,他都做到了
中国的动画电影起步较晚,但近年来发展迅速。这个机会,被光线传媒抓到了。 在国产动画电影几乎空白的时候发力布局。

在《中国动画电影发展报告》数据中显示:2014年——2016年,我国上映的中外动画电影分别为51部、57部、62部,票房产出达30亿、44亿、70亿,2015年到2016年的快速增长,主要源于好莱坞动漫电影《疯狂动画城》、《功夫熊猫》单片分别达到15.3亿源和10亿元票房。 同时《你的名字》、《愤怒的小鸟》和国产电影《大鱼海棠》也分别取得了5亿票房。可以看出,在整体银幕数、票房规模趋于稳定的情况下,动画电影、尤其国产动画电影这一细分门类由于相对起步较晚,市场远未饱和。

早在我国动画电影票房占比不足5%时,光线便抢占先机,发力布局。目前,投资超过20家动画公司。

此外,光线传媒还试水网络动画电影,2017年8月11日,爱奇艺推出首部网络动画电影《星游记只风暴法米拉》,由全擎娱乐、彩条屋影业、光线影业、映美传媒联合出品。光线传媒希望能够借此打开动画电影网络播出的新空间;此外,光线传媒还有《星海镖师》、《昨日晴空》、《星游记》等项目计划通过网络院线播出。

在光线投资的动漫公司中,有的产品刚开始释放,更多的作品尚在制作中。 公司储备的动画电影项目包括十月文化的大圣系列、《大鱼海棠》第二部、《深海》等,储备 的项目或将在 2019、2020 年集中上映。与此同时,公司在《投资者关系记录表》中披露, 未来的目标是动画电影占国内电影总票房的 15%,而光线参与的作品希望占到国产动画电影 票房的 70%以上。

对于国产动画电影的布局源于王长田的市场预判,来源于王长田敏感的行做业嗅觉,另外,从电视剧转向电影,王长田的决定也是做出了明确的决定。

02
抓住制播分离的机会,培养新人

光线传媒自2000年起涉足电视剧业务,但并未在电视剧上投入过多资源。上市前小规模尝试电影制作,上市后由制作转向参投发行,电视剧业务平均收入在10%以下。制播分离开始实行之后,光线传媒抓住了更多制作综艺节目的机会。

从行业看,电视剧行业开放较晚,国有机构势力强大。广电总局于2004年才首次明确提出制播分离改革;2009年正式下发《关于认真做好广播电视制播分离改革的意见》。2004年后,监管政策的放松给了更多民营机构机会。除了电视剧之外,也给了光线传媒更多电视综艺节目制作与电视台合作播出的机会,也捧红了柳岩、谢楠等艺人。

2012年左右,王长田及时认识到,电视市场开始走下坡路,而公司当时已经做了9年的影视业务,在电影业务的支撑下,光线传媒逐渐停掉了所有的电视业务,主营重心转向了电影。过去五年,文化传媒行业发展快速,光线传媒恰逢其时,凭借上市及增发,拿到了约40亿元的募资,驶上了快车道。

“我个人有一个判断,从今年开始,到未来的两三年中,会是中国新一代艺人的崛起时间。而过了未来2、3年之后,可能就会有非常长的一个寂静期”,”这是王长田在2016年说过的话。

两年前, 还没有像今天这样扎堆的网综让人眼花缭乱。随着网生内容的迅速发展,新生流量艺人有了更多的曝光渠道和机会,凭借一次比赛或者一部剧便有迅速走红的可能。

最明显就是当年赵薇、周迅、陈坤、黄晓明起来的时候,他们占据娱乐界非常长的时间,他们占据那段时间,没有什么新人涌现。而到去年开 始,新人涌现这说明新的改朝换代时间已经到了。

为了抓住这个“改朝换代”的时机,一向不吝启用新人的光线,也将在未来加大新人导演及演员培养的投入。在光线即将上映及开拍的影片中,新导演的处女作大概是12部,在总计的31部作品里面,占比超过三分之一。

为什么要培养新人?

王长田说,“自己非常大的一个痛苦就是找不到合适的导演。中国电影行业大概缺200个导演。

怎么算的呢?一年大概有300部影片上院线,这些电影要求的导演也是比较成熟的导演。如果以每年平均拍一部影片的高效率来工作,一年就需要300个相对成熟的导演。但是我在整个行业内看了一遍,市场大概能用的导演差不多只有100个左右,光线能合作的可能只有五六十个,你就知道这里面缺口有多大。”

03
发展网生内容,孵化IP

人物 | 王长田与光线传媒的二十年里:转型、上市、爆款,他都做到了

王长田曾经说过:“未来缺新人导演、现在的演员转型做导演,以及网剧网大需要越来越多的新晋导演”。

从行业背景看,网剧开启了电视剧市场新增长;从自身能力看,光线传媒IP资源丰富,前期有电影电视剧的制作经验,自然也对网剧有所布局。2017年,光线传媒加大对电视剧业务的布局,首次尝试柱头电视剧项目,包括《笑傲江湖》《谁的青春不迷茫》等。

在前几年IP炒得火热的时候,光线传媒业主推强IP战略。但其IP资源除资助孵化外,很大部分来自战略投资与合作,成本低于直接购买。截至2016年底,公司无形资产中的著作权资产仅为59.2万元。而光线与阅文合作后,将直接共享头部IP的影视版权,避免市场竞价拉升IP成本。

近几年来,电视剧市场力捧偶像明星,以偶像流量拉动收视率和点击量,导致主演片酬攀升,从而电视剧整体成本上浮。2017年SMG制播年会上,上海电视台影视剧中心主任表示,“仅2016年,一二线演员片酬增长接近250%,占制片成本的比例已达75%。”而纵观光线传媒电视剧作品,早期作品更重品质。公司未来主投主控的项目以轻量级维族,采用低成本新生代演员,将资源集中于剧本与制作,且公司加大对艺人经纪业务的投入,截至2016年底,公司签约艺人已达40名,旗下艺人与自有内容的互动将进一步降低公司电视剧制作成本。

后记

记者出身的王长田依旧保留着“兼济天下”的理想,创业的最终目的是为了打造中国最大的传媒娱乐帝国,影响和改变社会,他的目标是做中国的默多克。

二十年前,王长田东拼西借凑足了10万元,在一个由民居改建的简陋写字楼里开始了创业。一切从零开始,王长田拿出了当初做记者时的那股闯劲,挨个打电话索要各艺员、演艺公司和娱乐机构的电话,碰壁受冷眼是可想而知。“打进娱乐界,最初可以靠这种笨办法,但最终还是靠节目。”王长田说。

王长田常说自己是个无趣的人。他的消遣方式就是美食、电影、书籍,还有书法——这是他排解和表达自己以及释放心理压力的好方法。他早年习过柳公权,也仿过于右任,日积月累,别具一格,但只能称“长田体”。

二十年后,王长田在他两千平米的私人会所里,练习书法、观影、喝茶会客,畅谈他与光线传媒的现在与未来。

分类:  财经   用户:  盎司财经    关键词王长田 光线传媒 彩条屋 猫眼

速途网探营丨连出七个爆款的雷亚澳门银河网上娱乐是什么样的?